最新新聞:
詩意晚晴
人生感悟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詩意晚晴 > 人生感悟

從教40多年,我見證教育事業蓬勃發展”
發布時間:2019-07-18 信息來源:長沙晚報 作者: 浏覽量: 字号:【


上世紀80年代,盛若林當小學校長時組織老師們舉行教學研讨會。受訪者供圖


▲盛若林夫婦和小女兒盛建娜。女兒繼承父業,現在是芙蓉區雙新小學一名英語老師。 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嶽霞 攝


▲盛若林特意回到他小學就讀和年輕時工作過的地方留影。 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嶽霞 攝


 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嶽霞 實習生 秦菲


  我是共和國同齡人


  我叫盛若林,生于1949年10月,是一名退休鄉村教師。從小學教育到初中教育再到高中教育,從事教育工作40多年,我有幸見證了國家教育日新月異的發展,見證了祖國教育事業的蓬勃生機。


  家國故事


  母親說“再困難,也要讓你們讀上書”


  盛若林的父親在長沙市稅務局工作,母親在農村做家庭主婦,家裡有5個兄弟姐妹,他排行第四。盛若林記得,直至父親1974年退休,一個月工資也隻有幾十元錢。


  這樣的生活是艱難的。5個孩子,想吃飽飯都是奢望,何況還要讀書。但是母親卻異乎尋常地執拗——“再困難,也要送你們讀書。”


  盛若林讀小學的時候,家裡有3個孩子讀書,一學期學費2元錢,3個孩子就是6元錢,對這個貧寒的家來說,是一筆很大的開支。“當時學校裡兩個老師很熱心,請我媽媽洗衣服,一學期2元錢,可以抵上4元學費。”


  1958年因為農村進行“大躍進”,要騰房辦“農業中學”,當時住在浏陽縣(現浏陽市)的一家人被迫回老家長沙縣,盛若林也就在村小讀書。那時學校是用土磚壘的民房,一個年級隻有十幾個學生。“到了高年級後就轉入長沙縣五美學校,那時的五美學校與現在無法相比,條件簡陋到沒有校門。”


  條件雖然簡陋,但是能讀書,就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。


  1965年,盛若林考入望城縣一中讀高中。然而,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,“我當時希望上課的心無法用語言形容”。盛若林在學校等了幾天後不得不回家,但想讀書的心情迫切,又使得他多次返回學校查看,卻一直沒複課。1968年,盛若林“名義上”高中畢業,畢業證就是老師手寫了一張紙,上面加蓋了一個學校的公章。


  為教好高中,他拿起教材參考書自學


  高中畢業後,盛若林回鄉當起了民辦老師。


  1975年8月,盛若林被調到風華中學教初中語文。教了一年後,開始教高中語文,當時的高中隻有兩年。從1976年到1980年,盛若林帶了兩屆高中班到畢業。


  教高中時,因為盛若林實際上高中隻上了一年多學,有些教材沒見過,他便拿着教材參考書自學。那時沒有電,隻能用煤油燈照亮,每晚都要備課到深夜,“每晚至少要用掉一盞燈的煤油。那時老師都住校,隻有周六下午會回家,周日下午再回學校,沒怎麼顧家。”


  參加工作後的學習過程,盛若林直言是“逼着學”。首先是跟着教材自學現教,然後參加兩年高師函授學習,随後又參加了三年電大學習。這一系列較為系統的學習,大大提高了他的學業知識和業務水平。


  教學條件教師待遇更好了,教學方式更新了


  幾年後,由于多種原因,高中班被縮減,盛若林便調回初中部教學。


  1985年9月10日,我國第一個教師節,由于對教育的重視,一批民辦教師直接錄用轉正。“我就是其中一個。”盛若林表示,學校還給老師發了不少“稀罕物”——熱水瓶和臉盆。


  随後,盛若林被調到五美公社文教辦當業務專幹,兼中心小學校長。“我那時隻上曆史課,一星期兩節。”此外,盛若林還負責組織全鄉的考試以及各種教學活動。“那時候剛普及九年義務教育,我管的小學入學率不低于90%,學生三年之内沒有流失。同年我被評為中學一級教師,從1985年到1995年連續十年的教育行政管理,對我有很大幫助。”盛若林自豪地說。


  1995年,盛若林被調入特立中學工作,從教學崗位轉到後勤,負責1500多名學生和80多名教職工的後勤保障。每星期盛若林都親自去馬王堆蔬菜批發市場買菜,3年中沒有出過任何安全事故。


  前幾年,盛若林正式退休。說起長沙鄉村教育近年來的變化,盛老随便彎彎手指就可以數上好幾條:學校多了,就近入學,教學條件更是天翻地覆;鄉村學校的老師都是大學生,待遇也提高了;隻要想學習,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層次的學校可以就讀……


  “前幾天我去聽了一堂鎮小的年輕老師上的德育課《拔河》,用的多媒體新手段,上課形式也很新穎。我感覺現在我們已經跟不上時代了,就讓這些年輕人繼續努力吧。”盛老說。


  家國感悟


  我時常感慨國家發展太快,老教師們不學習就感覺跟不上形勢了。不過一些過時的教育手段被淘汰了,但是一些優秀的教育傳統、教育方法和教育思想還是要傳承下來,“春蠶精神”和“蠟燭精神”還是要保留。


  ——盛若林

  


上一篇:
下一篇: 記住糧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