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新聞:
光輝足迹
典型風采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光輝足迹 > 典型風采

甘守初心 深藏功名
浏陽文家市92歲老人甘厚美在解放戰争中浴血奮戰屢立戰功,獲頒“人民功臣”等榮譽,但他将軍功章塵封箱底,一輩子默默奉獻
發布時間:2019-08-27 信息來源:長沙晚報 作者: 浏覽量: 字号:【


立了那麼多次功,甘厚美極少對人說起,這些軍功章被他深藏了幾十年。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黃啟晴 通訊員 張迪 攝影報道


  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顔開雲 通訊員 胡敏 唐嬌

  8月初,浏陽市人民醫院住院部,92歲的甘厚美因尿血在14樓的單間病房裡住了兩天,心裡有點不安。

  “我是離休人員,醫藥費是公家報銷的,不能浪費國家的錢。”甘厚美看到收費單據後,轉頭跟陪護的家人“抱怨”。

  兒子甘本淼解釋說,這幾天前來慰問、采訪的人員較多,還住三人間怕影響其他患者,甘厚美才沒說什麼。

  這位樸實的九旬老人,曾經有過激情燃燒的歲月——在70年前的解放戰争中浴血奮戰屢立戰功,卻在其後的數十年時間裡将軍功章塵封箱底,很少對人提及。

  在因傷離開部隊時,組織安排他作為傷殘軍人複員,可是他卻堅決不要這個優待,“我絕對不能成為國家的包袱。”

  當時組織安排其前往浏陽二中任教,他因傷病複發無法勝任,為不給組織添麻煩選擇回鄉做臨時工。

  在老家文家市多個單位做過會計、采購員、保管員等臨時崗位,甘厚美最終以一名普通煤礦工人的身份退休。

  立下赫赫戰功的戰鬥英雄,為何如此不計得失、甘于平凡?

  “我那麼多戰友都犧牲了,我還有什麼資格向黨和政府提要求。”甘厚美堅持從病床上坐起來,眼睛中閃爍着光芒——那是英雄的本色,是信仰的力量。

  南征北戰 屢立戰功

  沖入敵陣拼刺刀連斃數人,獲“人民功臣”獎章

  甘厚美是文家市鎮大成村人,1927年出生,彼時這塊紅色土地已燃起燎原之星火。

  7歲到地主家當“放牛娃”,11歲到文家市集鎮做長工,18歲被國民黨“抓壯丁”,命運兜兜轉轉,在21歲這年為甘厚美的人生軌迹寫下不忘初心的注腳。

  1948年,甘厚美在湖北谷城縣入伍,成為了一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。1949年5月3日,甘厚美經介紹入黨,成為一名預備黨員。同年7月,因在攻打陝南安康府戰役中表現英勇被批準火線轉正。

  “那場戰役打得太激烈了,死傷無數。”70年後,甘厚美記憶猶新。

  1949年7月,解放戰争進入決勝時刻,安康成為解放陝南和進入大西南的關鍵。解放軍攻破胡宗南第三道防線後,胡宗南部急調三個半軍,置重兵于安康城南牛蹄嶺,企圖憑借天然屏障負隅頑抗。

  作為55師163團3營機槍3連的一名重機槍手,甘厚美的任務是火力支援步兵10連。不過,随着戰事的推移,戰友和敵人到了短兵相接拼刺刀的階段,為防止誤傷自己人,機槍停止射擊。

  身強力壯的甘厚美按捺不住,當即向班長請求支援10連,跳出戰壕奔向火線。

  “那時候滿地是刺刀,我撿起一把刺刀一連挑倒了七八個敵人。”甘厚美一邊說,一邊比劃着。

  正殺得興起,誰知右側突然一把明晃晃的刺刀兇狠刺來,甘厚美下意識地用胳膊一夾,雖躲過要害,卻被刺傷右手臂和腹部,無法繼續拼刺刀的甘厚美順勢抱住敵人,雙腿緊箍對方,就地滾下山去,左腳摔成重傷。

  他将敵人壓在身下,并撿起一塊石頭,用盡全身力氣将敵人砸斃,而後自己也昏死過去了。

  清掃戰場時,戰友發現了滿身是血的甘厚美,當大家準備用擔架擡他下戰場醫治時,他蘇醒過來。不過,甘厚美拒絕離開,他說:“我的手指還能動,還能扣扳機,讓我留在戰場上。”

  “1949年解放西北,戰傷陝南安康縣牛蹄嶺戰役,記特種功折合一等功一次。”這是檔案上對甘厚美當時立功的記錄。

  這僅是甘厚美南征北戰屢立戰功的其中一次——淮海戰役李土樓戰鬥、關垭子戰鬥、川北火天崗戰鬥……每一場戰鬥,甘厚美都沖鋒在前浴血奮戰。

  淮海戰役紀念章、解放西南勝利紀念章、解放西北紀念章、解放華中南紀念章……戰火紛飛的歲月裡,甘厚美獲得無數榮譽。其中,那枚西北軍政委員會頒發的“人民功臣”獎章,更是對戰鬥英雄甘厚美的最高表彰。

  不過,這些獎章和故事被甘厚美深藏箱底幾十年,老人很少主動提起過往的榮光。

  自力更生 初心未改

  帶着一身傷病複員回鄉,

  不願成包袱主動要求下井挖煤

  屢立戰功的甘厚美原本在部隊有更遠大的前程。

  湖北、安徽、陝西、四川……幾經輾轉,他從一名普通戰士擢升為副連長,并被送到培養營團級幹部的文化速成中學進修。

  1958年在蘭州市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文化速成中學完成學業後,他卻因舊傷複發,無法回歸心愛的軍營,隻能複員回鄉。

  當時,組織根據其實際情況拟讓他按傷殘軍人複員,他毅然拒絕,“我絕對不能成為國家的包袱。”

  同年5月,甘厚美帶着一身傷病複員回鄉。最初,組織上安排他到浏陽二中任教,但甘厚美覺得傷沒好無法久站,沒辦法勝任。

  後來傷漸漸好了,在家鄉文家市,甘厚美先後在文家市糧站、清江水庫、文家市革命聖地(現秋收起義文家市會師紀念館)做過采購員、保管員等工作,均為臨時工性質。

  一直到1971年,已經44歲的他因為政府照顧,才進了文家市煤礦成了一名正式員工。

  不管在哪個崗位,他都幹一行愛一行,像在部隊一樣服從安排,唯獨在煤礦時提過一次“特殊要求”。根據政府的工作介紹信,他本是作為管理幹部進來的,但為了多一點工資和大米補貼一家老小的生活,他主動要求下井“三班倒”挖煤。

  “跟他一起做事10多年,從沒聽他叫過苦。”在老同事李正賢眼裡,甘厚美任勞任怨。

  “父親下了工,就回來開荒種紅薯。”在兒子甘本和心裡,高大的甘厚美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。

  “老甘從不計得失。”在鄉親們印象裡,他就是一個平凡普通的鄰家老頭。

  深深的礦井,見證着英雄忙碌的身影。1982年,55歲的煤礦工人甘厚美平常退休。

  直到1999年,在辦理甘厚美同事“退改離”工作時,發現甘厚美也符合相關要求,後由煤礦領導出面,經上級勞動部門批準,甘厚美被認定為新中國成立前參加革命工作的退休老工人。2000年開始,才正式享受離休待遇。但對此前近20年的經濟“損失”,甘厚美從不計較。

  “原來隻聽說他當過兵、打過仗,沒想到他還是個大英雄。”得知身邊藏着這樣一位“人民功臣”,老同事彭林付既欽佩又驚訝。

  時至今日,有昔日老同事在醫院看望甘厚美時,也有點不解:“立了這麼多的功,為什麼不早說出來呢?”“家裡負擔那麼重,為什麼不找組織解決呢?”

  “榮譽屬于黨屬于部隊,不屬于我個人!”

  “當時國家還不富裕,大家的日子也苦,在那種艱難的時候,我怎麼好意思去開口。”

  “我那麼多戰友犧牲了,我活下來已是幸運,還有什麼資格向黨和政府提要求。”

  ……

  一句句樸實的話語,昭示着不變的初心和赤誠的本色。從複員到退休,不管逆境還是順境,甘厚美數十年如一日深藏功與名,自力更生,初心未改。

  言傳身教 家風傳承

  教育子女誠懇做人踏實做事,“甘厚美”人如其名

  在甘厚美簡單樸素的家中,牆上貼着一幅剪紙作品“甘厚美同志入黨70周年紀念日”,這是滿懷敬意的志願者不久前贈送的。

  甘厚美的心中,自己這輩子有幾件值得驕傲的事情:一是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産黨員;二是沒有占公家一分錢便宜,沒犯過讓人指手畫腳的錯誤;三是五個孩子都憑自己的努力成為了對社會有用的人。

  1959年至1961年,甘厚美因傷病複發,多次前往長沙進行醫治,共用去1700餘元。當時這是一筆很大的開銷,按照規定可以公費報銷。

  甘厚美拒絕了。

  “我用的是我的轉業費,這本身就是黨和人民給我的,我不能再去占公家便宜。”他說。

  “不向組織提要求,不給國家添麻煩。”甘本淼說,父親經常教育自己,要誠誠懇懇做人、踏踏實實做事,這是他對五個兒子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  1957年出生的長子甘本淼本來和母親都有城鎮戶口,但因為父親1958年主動複員回鄉,均失去了吃“國家糧”的機會。

  1973年,甘本淼高中畢業,先後在生産隊出工、在村上當代課教師。1977年恢複高考,甘本淼考取了大學。

  不過,因為體檢時脾髒有些大,當年甘本淼并未被錄取。他坦言當年對父親有些怨意,怪他不陪自己去體檢,也不去找人,“但我父親說想吃‘國家糧’就要靠自己努力。”

  後來,甘本淼聽了父親的話,考取了茶陵師範,畢業後紮根鄉村教育。其他幾個兒子也分别成了廚師、工人、個體戶……五個兒子都憑自己的本事吃飯。

  “這些天聽了爺爺很多故事,真的非常自豪。”孫女甘慧琳說,在戰場上,他是英勇殺敵的硬漢;在崗位上,他是默默奉獻的工人;在家裡,他是溫柔堅定的長者。

  甘厚美,人如其名,甘醇、厚重、美好。

  革命的薪火 初心的力量

  長沙晚報評論員 文峰

  “榮譽屬于人民屬于黨”“我那麼多戰友都犧牲了,我還有什麼資格向黨和政府提要求”……總有一些人物、總有一些細節、總有一些話語能夠激蕩起我們内心的漣漪,讓我們看到初心和使命的力量,讓我們堅信感動能夠引領人心潮水的方向!

  從解放軍戰士到教師,再到農民,轉變的是身份,不變的是初心。甘厚美老人的人生,既有厚度,也有價值。他的人生軌迹有諸多值得我們學習和思考的閃光點。黨齡70年,他早已站在了令人景仰的高度。70年很長,因為可能發生很多故事,可能物是人非;70年很短,因為它可以如一日,仍然本色彰顯。青年烽煙,霹靂弦翻,槍林彈雨任行穿;而今鲐背,仍續先前,丹心一片向陽開。這既是堅守,也是執着;這既是自律,也是自覺。

  這些年,每次讀到類似的故事,我們便會感動于革命先輩的英雄事迹,感動于他們深藏功與名的境界與心胸,感動于他們人生中不顧一切的初心與選擇。“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”,在他們身上有太多故事細節的支撐與诠釋。他們告訴我們,堅守初心不是用來說的,而是用來做的。初心不初心,關鍵在黨心、關鍵在内心、關鍵在恒心。“誠誠懇懇做人,踏踏實實做事”……隻有活得最真實的人,才能說出最質樸的話語,并具有影響家人和身邊人的一身正氣。透過甘厚美一家的家風,我們便可知道紅色的信仰信念和價值觀念,可以感染人,可以教育人。

  一名共産黨人如何實踐自己的初心和信仰?老一輩革命者已經給了我們标準的答案。這就是,使命代代如潮湧,前赴後繼跟黨走,一朝戎馬灑熱血,一生信念記心頭。無論在革命年代還是在改革建設年代,我們都要把位置擺正,把心态端正,把名利看正,讓價值方正。 回憶先輩的峥嵘歲月,找尋和思考已經遠去的屬于他們的熱血年代,我們總能從中汲取力量,開拓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  萬裡征程昭日月,千秋築夢壯河山。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 時光總能編織記憶,記憶總能讓人溫暖無比,并凝聚磅礴的前行力量。在共和國70年的峥嵘歲月裡,有太多感人的故事,有太多震撼心靈的感動。對于一個有革命傳統和文化自信的國度而言,任何困難從來不是電阻,而是步步登高的雲梯。初心能夠感召人,使命能夠激勵人。正是因為初心不改、使命不移,我們黨才能具有最廣泛的群衆基礎,才能創造一個個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迹,才能不斷從勝利邁向新的勝利。可愛的中國,因為不忘初心和牢記使命者而可愛,因為不忘初心和牢記使命者而光明!